;

干一件竹篮打水的事

2018-06-11 07:47

这次局长给母亲办丧事是太有点出格了,人员多、规模大、时间长,招摇过市,有的好事者还居然拍摄了视频将其传到网上,可谓铁证如山,不给你曝光行么?党纪、政纪处理恐怕也会随之而来,退还礼金或者上缴国库当也在情理之中。干一件竹篮打水的事,谁又愿意啊!局长一定还要大喊冤枉,大操大办自己不是第一个,为什么别人没事,而自己却成了反面典型?事实上,在廉政建设有关规定中,对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嫁娶等事项有明确规定,也一直在大力加以治理。但这种风气不仅没有刹住还呈愈演愈烈的态势。尤其是采取一些化整为零的方法,分几次摆上几百桌,人不知鬼不觉将事情办好。可惜这丧葬不能分几次出殡,去局长家的人太多,事情又焉能不败露?因此,这更试出了群众目之所及的容忍度。

如此看来,人有所求,我有重权,灵活变通,只要这三条在,这大操大办婚丧嫁娶之事就难以治理。如今抓了工商局长典型,千万不敢认为是反腐败的新成效,其实非常偶然,或者说有那么一点点偶然中的必然罢了。

据与局长为邻的住户反映,连续三天,来灵堂祭拜的人多车多,十分喧嚣。一个县的工商局长,充其量也就是乡科级干部,是官员序列的最低级别,别说全国有多少,就在海丰县恐怕也有上百个。但要每个局长都这般气派地葬母,哪真还了得?其实这是杞人忧天。如果对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的丧葬放任起来,可能有的要比这个工商局长葬母还要气派,但肯定不是所有的都如此。有的两袖清风、为官清廉,自是不屑于薄养厚葬。而有的则是手里权力有限,趋附的人少,想闹腾大也不容易。总体而言,同为官员,执法执纪的、管人管事的,这些人手里的权力要大得很,也值钱得多。别说是局长母亲去世,即使是这些单位的小科员家人去世,排场也小不到哪。因此,这葬礼还试出了局长手中权力的含金量。

5月20日,广东海丰县工商局长张某母亲出殡。豪华的送葬车队长达一公里,张贴在灵堂边的礼金条让人眼花缭乱,少的有几十元,多的数百元乃至数千元。整个送殡过程持续约40多分钟。(5月21日羊城晚报)

古人说的好:“官娘子死了满街白,官人死了没人抬”,“将军狗死人吊孝,将军死后没人埋”。现在局长母亲过世了,不闹出点响动来,不仅局长本人不答应,和局长同甘共苦的亲朋弟兄更不答应。局长母亲的丧事,简直就是一块“试金石”。

不用问,浩浩荡荡40分钟的豪华车队,其中有亲朋以及单位的人,有局长工作多少年混下的铁杆弟兄,这类人不会占到多数,也不值得骇怪,因为人皆如此。更多的也许有的是投桃报李,对当初的关照给予回报;有的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正在让局长大人办着什么事情;当然也不排除有的放长线钓大鱼,借机和局长拉拉关系。这多数人虽然在局长母亲的葬礼上表现得可圈可点,礼金出手阔绰,居丧甚至比局长本人都表现得悲痛,但说不定从来舍不得拿一分钱给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从来不到母亲身边去尽点孝心。对权者媚,对亲者厌,真是人情似纸张张薄!因此,葬礼试出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