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种令人愉快的、几乎是柔情的关系

2018-06-21 21:24

但它们的成功与对环境的处理、建筑物的规模和建筑的质量有关。千年公园和迈阿密的文化区都接近相对富有的、有历史意义的城区。并且两个建筑项目都不是很大。

当一个艺术区没有规划好时,原因经常在它所在地的社会历史中找到。特别是在公路建设的后期和贫民窟清理战略(在艾森豪威尔时代达到了它们的顶点)的后期,问题不仅是怎样创造有生气的公共空间,而且是怎样修补有数十年的社会的、种族的和经济的伤痕。

而且,新的建筑物舒适地坐落在较老的建筑物旁边,例如在贝聿明(i.m. pei)设计的音乐厅在爱德华拉华比巴恩斯(edward larrabee barnes)设计的艺术博物馆的旁边,扩展几代建筑师的对话,也对比了建筑哲学。

效果可能是糟糕的。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的歌剧院的巨大的钢铁屋顶,与旁边的由布拉德克洛普菲尔(brad cloepfil)设计立体派建筑表演和视觉艺术中学,有一种令人愉快的、几乎是柔情的关系。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的和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joshua prince-ramus)的冷色的和阴沉的剧院大楼,在街道的对面。相比之下,这是对视觉噪声的一种大胆的拒绝。许多视觉噪声可能发生在一个明星建筑师被雇用去设计一幢文化大厦的时候。

这种情况在达拉斯特别突出。在这里,高速公路从北面和东面接近艺术区。这些高速公路,是用来自1956年的国家州际公路和防卫公路法案的资金建设的。这些公路密布美国,威胁繁荣的非洲裔美国人社区和拉美裔美国人社区,切断了它们与城市中心的联系。

到规划机构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宣布建设一个新的艺术区的第一个计划的时候,这些地方大多数都变成了空旷的荒地、工厂的厂房和角落酒巴。规划师设想一个沿着一个68英亩的场地的文化机构区。这个场地从沿着一条有行道树的大街的艺术博物馆旁边突出来。

 
;